汤恩伯和李宗仁究竟有着怎样的恩恩怨怨

问题:李宗仁为何对汤恩伯有如此多的负面评价?

回答:

桂系首脑李宗仁与蒋介石嫡系大将汤恩伯交集不是很多,主要集中在抗战时期。李宗仁担任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时,汤恩伯部归第五战区指挥,直到汤部划归第一战区蒋鼎文手下。

图片 1

李宗仁与白崇禧在台儿庄

徐州会战爆发后,汤恩伯的20军团调入第五战区,第20军团下辖关麟征的第52军和王仲廉的第81军,兵员充足,装备齐全,是国军中的精华。汤恩伯部到达徐州后,李宗仁计划让汤部与从藤县南下的日军稍作抵抗,即让开正面,退入抱犊崮山区,待台儿庄守军与敌交战时,再出其不意从敌背后出击,南北夹击,包围而歼灭之。

但自1938年3月27日始,我军与日军在台儿庄展开拉锯战时,李宗仁命令汤恩伯军团迅速出击,夹击日军。但汤恩伯不知出于什么考虑,一直按兵不动,李宗仁大怒,训诫汤说,如果不听军令,贻误战机,将按韩复榘前例查办。汤恩伯这才全师南下,但台儿庄守军已伤亡殆尽,如果按照李宗仁预先的设计,汤部早一点南下,进攻台儿庄之日军可能会全军覆没。李宗仁对汤恩伯此举非常恼火,后来曾多次提及,此事乃两人交恶之始。

图片 2

前面提过,汤恩伯是蒋介石中央军的嫡系部队,汤本人又和蒋介石是浙江老乡兼日本陆军士官学校校友,深受蒋之恩宠。而李宗仁历史上曾多次反蒋,是蒋介石的对手。鉴于这些原因,汤恩伯经常不听从李宗仁的命令,有事直接向蒋介石汇报。而蒋介石对此不但不制止,甚至还怂恿、鼓励,致使将帅不和,他好分化控制。
图片 3李宗仁(前右1)与五战区部分将领合影

第五战区移驻湖北、河南一带后,汤恩伯驻军桐柏山,军纪败坏,搅得当地百姓鸡犬不宁。据李宗仁在回忆录中透露,当地一位叫石毓灵的专员请李宗仁下令约束,李宗仁苦笑着回答,他无可奈何。

后来汤恩伯调到蒋鼎文的第一战区,又与蒋鼎文不和,最后甚至连面也不见。有一次,汤恩伯邀请李宗仁到其驻地叶县公干,李宗仁趁机对他说:“论军界资历,蒋鼎文是你前辈;论私谊,你们都是蒋委员长同乡。你和他尚不能合作,又能和谁合作呢?作为下级,你和蒋鼎文的摩擦,纵然无过,也是不对,何况你还不一定无过呢!”李宗仁这番话语重心长,汤恩伯听了很受感动,后来主动与蒋鼎文改善了关系。

图片 4

总体来说,李宗仁对汤恩伯评价不高。当然,对李宗仁的话也不可全信,汤恩伯虽然飞扬跋扈,但也并非李宗仁说的那样不堪,并且汤在抗战中的表现也颇为不俗。李宗仁之所以如此评价,与两人分属不同阵营有关。

回答:

汤、李二人的恩怨本质上还是蒋介石和李宗仁的内部争斗引发的连锁反应。汤恩伯虽然不是黄埔科班出身,又曾经是孙传芳手下的人,这种背景的将领原本蒋介石是看不上的。但是汤是浙江人又是日本士官学校的毕业生,又是老蒋的校友又是老乡,所以最终还混成了黄埔系将领。汤恩伯挂在嘴边的常话就是只忠于蒋委员长,在李宗仁和蒋介石的种种冲突之中,汤都扮演着重要的角色。

图片 5

台儿庄战役之中,两人第一次合作已经是各怀心思、矛盾重重。李宗仁是当时的司令,官压汤恩伯一级。但是在制定作战计划的时候,两人产生了分歧。其实就战局上来看,李宗仁的战术不无道理,还能取得更好的作战效果。但是当时他和老蒋政治上不和,汤恩伯故意作对其实也有做给老蒋看的意思,以证明自己只听老蒋的调遣。

徐州会战之时,汤恩伯升任32集团总司令,也就更不把李宗仁放在眼里了。汤恩伯所作所为都是跳过李宗仁直接对蒋介石负责,军中人人知晓汤恩伯“中原王”,李宗仁糟了冷落,对汤恩伯越加敌视。

图片 6

1942年 ,李宗仁等到了掰倒汤恩伯的机会,当年河南大灾,汤恩伯处理不善,被李宗仁告到白崇禧处。而蒋介石不但没动汤恩伯,过了一阵子还给他升职了。

1949年,李宗仁乘着老蒋手下黄埔精英所剩无期逼迫老蒋下野,他如愿以偿当上了坐上了一把手的位置,但是对于“代总统”这个职称还是膈应得慌。当然,老蒋也没有诚心让位给他,他在下台之前还给汤恩伯找到了个非常合适的职位京沪杭警备总司令部。汤恩伯本就和李宗仁不对盘,当然不会听这个代总统的指挥。汤恩伯不去守江防也不去守南京,而是去上海掩护蒋经国将财产全部转移到了台湾。

图片 7

老蒋第三次下野,充分利用了汤恩伯对李宗仁的敌意。在老蒋的授意之下,汤恩伯逮捕浙江省主席。即便老蒋已经前往台湾,汤恩伯还前往福州挟持了福建省主席,代任了福建主席和绥靖主任。李宗仁忍无可忍,在军事会议上对汤恩伯破口大骂,而汤恩伯还是那句话,他只听蒋委员长的命令。

图片 8

同年,李宗仁因心力交瘁引起了胃溃疡,住院了一个多月。这个时候的老蒋还几次三番催促李宗仁去台湾,蒋介石最终在台湾召开国民大会,罢免李宗仁副总统一职,李宗仁只得前往美国。1965年,李宗仁回到祖国。他的回忆录中是这么写的

“我们的最高统帅蒋委员长的一贯作风,便是鼓励他部下将帅不和,以便分化控制。汤恩伯、胡宗南等不服从我的命令,是蒋先生所最高兴的。”

回答:

应该这么问吧,李宗仁和汤恩伯到底有着怎样的恩怨?李宗仁晚年提起台儿庄战役,指责汤恩伯在三令五申之后,仍在姑婆山区逡巡不进,"最后,我训诫汤军团长说,如再不听军令,致误戎机,当照韩复榘的前例严办,汤军团才全师南下"。言下之意,汤恩伯避战不前,表现很糟糕。
图片 9
1939年随枣会战,据《李宗仁回忆录》,按照第五战区作战计划,"待我军正面将敌人主力吸入随枣地区后,汤军团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自桐柏山冲出,一举截断襄花公路,会同正面我军,将敌人包围而歼灭之"。汤恩伯不同意,"不行,不行,你不能胡乱拿我的部队来牺牲"。李宗仁很脑火,"在任何战争中,当前线危急之时,部将不听主官约束而擅自行动,都是犯法的。可是抗战期中,如胡宗南、汤恩伯等,皆习以为常"。
图片 10
不过我挺呐闷,李长官在回忆录中说尽汤恩伯坏话,当年可不是这样的,他打电报给蒋委员长,一个劲夸汤恩伯好样的。真的,千真万确!电报内容都在档案馆存着呢。台儿庄战役取得胜利之后,李宗仁致电蒋介石,"汤军团长恩伯指挥主力迂迴枣峄,行动敏捷,侧击敌军,果敢攻击,获取胜利之基础";认为汤和负责防守台儿庄正面的孙连仲一样,"忠勇奋发,指挥洽当,寔己开国军胜利之途径,袍泽奋门之楷模,恳予特别褒奖"。
图片 11
这⋯⋯看完电报我毫不犹豫点了"赞"。但是几十年后,李长官怎么就突然改口了,汤恩伯这也不是,那也不是,几乎一无是处,你说这是什么仇什么怨?我的"赞"要不要取消呢,好想听听大家的意见。
图片 12
对了,前几天,我有一位朋友去台儿庄大战纪念馆参加活动,看到关于汤恩伯的展板内容,还是充分肯定中央军在台儿庄战役中发挥的重要作用的。显然,纪念馆并未跟着《李宗仁回忆录》照本宣科。因此,我们在分析所谓李、汤恩怨时,还需疏理档案文献尽量回到历史现场去评判。同意的朋友请点赞,请转发,不同意的朋友可以拍砖。

图片 13

回答:

抗战爆发,汤恩伯和李宗仁的首次交集,是蒋介石把汤司令的中央军第20军团划给了第五战区李宗仁指挥,一个地方派系的老大来领导汤恩伯、关麟征这样的中央军嫡系,矛盾是自然而然的,特意标明中央军,是因为汤恩伯并非出身黄埔。

所以台儿庄战役中汤军团是否抗命,成为80年来悬而未决的公案,李宗仁指责汤恩伯不遵调遣,迟迟未能完成对矶谷师团的合围 ,否则战果更佳;汤恩伯辨称要先扫荡外围的坂本支队才能放心南下,各执一词。从结果看,没有中央军八万精锐的收官,李宗仁赢不下台儿庄大捷,不过以中央军将领的习性,汤不接蒋亲电不出兵也似有可能。

图片 14

这并非是刻意延误军机,这是做秀和做态 , 中央军将领都会这一套,以此证明我们只听委员长或校长的,是效忠的另外一个途径,偏偏老蒋就吃这一套,毕竟李宗仁一直是蒋介石的政敌 ,先后三次逼蒋下野。

徐州会战失利后, 第五战区司令部退至老河口,汤恩伯升任第32集团军总司令驻防河南前线,愈发不听李宗仁这个战区长官的命令,万事只对重庆的蒋介石负责,拥兵自重,渐成“中原王”,中原大地只闻汤司令,不知李司令长官,李宗仁自然恨的不行。

图片 15

到1942年河南大灾,汤恩伯驻军处置不力,李宗仁白崇禧联合奏本,满希望将汤司令一脚踢开,结果是蒋介石干脆把河南和汤恩伯所部划归第一战区蒋鼎文指挥,没多久汤恩伯还升任第一战区副司令长官,李宗仁也无可奈何,老蒋用人,一向如此,亲疏分明。

解放战争后期,三大战役使蒋介石黄埔精锐损失殆尽,桂系乘机第三次逼蒋下野,1949年初李宗仁终于扬眉吐气当上“代总统”,结果老蒋临下台前一纸命令,衢州绥署主任汤恩伯升任“京沪杭警备总司令部”总司令,整个长江下游包括南京的守备部队统由其指挥。

图片 16

一半是老蒋可用之人不多了,一半就是成心的,汤恩伯怎么可能听“李代总统”的指挥,完全就是牵制桂系的大将。汤恩伯坚决执行幕后老蒋的命令,不守江防,不守南京,主力全部后缩到上海周边,掩护蒋经国抢运黄金白银美钞和其它重要物资去台湾。

“国防部”军事会议上,李宗仁与何应钦大骂汤恩伯不服从命令,汤司令慢吞吞拿出蒋介石的手谕:我只听总裁的命令,然后居然离席扬长而去。

估计,李宗仁当场枪毙老汤的心都有。

图片 17

回答:

图片 18

李宗仁是桂系头头,汤恩伯是蒋系忠实走狗,他们自然会有许多恩恩怨怨。如果汤恩伯与李宗仁勾勾搭搭,恐怕也不会成为蒋介石的嫡系了。

汤恩伯的评价很不好,虽然是因为他自己作,但是或多或少也受到了李宗仁对他的评价的影响。

李宗仁对汤恩伯的指摘多是因为台儿庄战役,所以我们便从台儿庄战役去看看他们两人的恩怨。

图片 19

我们今天说到台儿庄战役,首先想到的会是李宗仁,认为台儿庄战役的胜利是李宗仁的功劳,书上也是这么写的,但是,我们很容易忽略甚至可能不知道汤恩伯在台儿庄战役中也有不可没的功劳。

台儿庄乃是徐州门户,所以日军试图会师台儿庄,然后会攻徐州。

当时,山东临沂和滕县相继告急,李宗仁第五战区面临着极大的压力,所以蒋介石临时将汤恩伯军团和孙连仲军团划到了第五战区,交给李宗仁指挥。当时正在河南整训的汤恩伯很不开心,但是他也不敢违背蒋的命令,所以迅速驰援第五战区,最先抵达徐州的也是汤恩伯部,然后才是孙连仲部。

李宗仁的战略布局是让汤恩伯在津浦线放开口子,诱敌深入,然后再让汤恩伯南下围歼日军。这点李宗仁在回忆时曾经说到:“我判断以敌军之骄狂,矶谷师团长一定不待蚌埠方面援军北进呼应,便直扑台儿庄,以期一举而下徐州,夺取打通津浦路的首功,我正要利用敌将此种心理,设成圈套,请君入瓮。待我方守军在台儿庄发挥防御战至最高效能之时,即命汤军团潜行南下,拊敌之背,包围而歼灭之。”

日军的战略也如李宗仁所料,他们甩开汤恩伯部,然后便沿津浦线直扑台儿庄。

图片 20

汤恩伯是否娇纵呢?

1934年蒋介石组织了第五次“围剿”,汤恩伯任第四纵队司令官,指挥89、第4、第88师,可谓是精锐部队,完全没将红军放在眼里。汤恩伯兵分三路,结果王万龄4师在新桥被红军打败,王仲廉89师也在太阳瘴吃了败战,“飞将军”孙元良88师被围在泰宁城里。汤恩伯瞬间被惊出了冷汗,没想到红军竟然这么强悍,于是急急忙忙向蒋求救。蒋介石则让第三纵队樊松甫派兵救援汤恩伯,樊松甫也是个妙人,敷衍着派了1个团去救汤恩伯。

汤恩伯看着樊松甫派来的那点点人又急眼了,你这是救援还是打发要饭的?所以赶紧向蒋介石告状说自己弹尽粮绝,樊松甫见死不救。樊松甫救出汤恩伯后,也颇有怨气地给蒋发了个电报说“汤纵队弹既未尽,粮亦未绝”,暗讽汤恩伯水平菜。

等到汤恩伯占据优势后,又忍不住向樊炫耀,让樊看他怎么立头功,樊松甫担心汤陷入上次那样的境地,便问他要不要帮忙,汤却警惕地说,不要,我力量很充足!结果汤恩伯又被红军打得灰头土脸,樊松甫只好出手帮他,最后虽然打了胜战,但是汤因为损失严重却在顾祝同那里告了樊的状,仍然是说樊松甫袖手旁观见死不救。

顾祝同后来虽然弄清了原委,但是也不好意思说汤恩伯,毕竟汤也是蒋看重的人,这事只好不了了之。

图片 21

日军甩开汤恩伯直扑台儿庄,台儿庄战斗打得很激烈,李宗仁的压力也很大,所以电令汤恩伯南下夹击日军。但是汤恩伯认为时机不对,如果冒然南反而会被日军包饺子,所以不听李宗仁三令五申的调令,缩在姑婆山不肯动。孙连仲那边的形势也越发危急,李宗仁忍无可忍地给汤恩伯下了死命令:“我训诫汤军团长说,如再不听军令,致误戎机,当照韩复榘的前例严办。”

随后,汤恩伯挥师南下,迂回从侧翼攻击日军,与孙连仲对日军形成包围之势,最终取得了台儿庄战役的惨胜。

图片 22

好在台儿庄战役获得了胜利,如果输了的话,汤恩伯又该如何?

汤恩伯如果不是仗着自己在蒋介石那里受宠,应该是不敢违抗命令的,毕竟他也知道蒋李不和,太听李宗仁的话,跟李宗仁走太近,对他是没有好处的。李宗仁作为统帅,既已作出部署,汤既然有意见,当时为什么没有提出来?在李宗仁命令他南下的时候,他只是缩在姑婆山,却没有对李作出解释,恐怕也打着想看李笑话的想法。

倘若将李宗仁换成蒋介石的话,汤恩伯还敢违抗命令?恐怕即使知道蒋的命令错得离谱,他也会屁颠屁颠地欣然领命。

李宗仁抨击汤恩伯当然也有自己的小算盘,想将台儿庄战役的功劳全部揽到自己的身上,揽到桂系的身上。今天很多人谈起台儿庄战役,也只知有李宗仁,不知有汤恩伯。

但是,汤恩伯在台儿庄战役中确实是有功的,这点应该予以肯定。

图片 23

李宗仁与汤恩伯之间的恩怨,从小了说是两个人的矛盾,从根本上来说是蒋桂两个派系之间数十年明争暗斗的缩影。

汤恩伯当着“中原王”,却被河南百姓深恶痛绝地称为“水旱蝗汤”,为了讨好蒋介石,搜刮民脂民膏弄了个中正学院和政治学院,蒋介石让他往东,他也只能乖乖往东,绝不敢往西。

但是,汤恩伯为什么敢惹李宗仁?因为他有恃无恐,李宗仁想打狗也得看狗的主人是谁吧?!

只要绝对忠于蒋介石,听蒋介石的话,即使吃了败战又如何?后来杜聿明败走野人山,葬送国军数万健儿,回国后不也照样得到了蒋介石的厚爱与重用?汤恩伯也是吃准了这点,如果处处乖乖听李宗仁的,反而可能会导致蒋对他的猜忌。

因此,汤恩伯敢惹李宗仁,李宗仁跟汤恩伯置气,说到底还是李宗仁在与蒋介石的斗法中落了下风。

回答:

汤恩伯和李宗仁之间的恩怨始于抗战期间。前后有三。

第一次是台儿庄战役,指挥外线机动兵团的汤恩伯迟迟不发兵台儿庄。因此李宗仁电报指责汤恩伯“在三令五申之后,仍在姑婆山区逡巡不进,如果不听军令,贻误战机,将按韩复榘前例查办”如此严厉的军令使得汤恩伯不得不遵令行事。图片 24

但事实上是各在其位各谋其事,手握国军精锐集团的汤恩伯在台儿庄战役中,指挥所部先肃清峄县、枣庄等地的日军之后才救援孙部 ,解除了手中主力陷于被夹击的态势后再出兵台儿庄无疑是正确的。如果直接救援,汤部会被峄县枣庄的日军夹击,怕是台儿庄战役也会变成一场败仗。但是这封电报却使得汤恩伯在历史上背了大半个世纪作战不力的黑锅,也等同于告了汤恩伯一次“黑状”。图片 25

第二次是随枣会战,此战前蒋介石命令汤恩伯部为五战区总预备队使用,因为汤部装备相对精良,整体作战能力较强,作为预备队是比较合适的。但此时李宗仁已经判断出岗村宁次的意图,仍然坚持选择最弱的川军22集团军作为总预备队,这个举动引起了汤恩伯的不满,一旦各部被突破造成日军合围,汤部只有撤往山区一途,若如此重装备较多行动不便的汤恩伯部在日军围剿之下,势必遭受惨重损失。图片 26

后来的战况不出所料,左右两翼均溃散,汤对两翼溃散尚不知情,也不知道日军此战目的就是要围歼他,就在日军围歼31集团军的目标马上就要实现的情况下,李宗仁只告诉汤可相机撤退,但把日军合围的目的告诉了李品仙却没告诉汤。汤恩伯回电李宗仁表示:"战况尚且良好,为什么要撤?"李宗仁则直接下令让桂系84军撤退。84军所部直接丢下汤部溃逃,军长与两个师失去联系,异常狼狈。图片 27

汤恩伯才意识到情况不对,向五战区司令部求证,程潜刚好代为指挥,就把情况通报给了汤,汤立即要求北撤,李宗仁竟然不许,却坚持汤撤往山区。汤恩伯干脆拒绝听令下令北撤。幸运的是负责合围的日军骑兵战力不高,碰上了南下支援的孙连仲第二集团军,最终日军合围失败,汤恩伯部才逃出生天。图片 28

战后看即便是扔下汤恩伯掉头就跑的桂系84军也差点没撤出来,时候李宗仁以拒不听令为由再次告了汤恩伯一状,此战后面的反攻作战中,汤恩伯对李宗仁更是恨之入骨,直至多次拒绝听令。汤恩伯后来成为“中原王”后如日中天,手握重庆直辖的机动力量更是不买李宗仁的帐,豫湘桂溃败李宗仁抓住机会又参了一本。互相拆台成为常态。二人矛盾激化不可调和。图片 29

第三次是在解放战争渡江战役前期,一生官迷的李宗仁得偿所愿出任代总统,再次被启用而时任京沪警备司令的汤恩伯,此时手中牢牢控制掌握蒋介石嫡系部队,守卫上海不保南京成了汤恩伯报复李宗仁的两箭之仇是不二选择。南京失守直接导致“划江而治”梦想破灭的李宗仁无奈出走。历史从来不是孤立的存在,凡事有因果,李宗仁无奈之下大骂汤恩伯不顾党国利益。国民政府派系林立,互相拆台这却是无奈中的必然。冤冤相报而已。

回答:

一个老蒋的人,一个是地方派系的,能和就怪了,有恩怨是一定的。汤恩伯所部奉蒋介石令扩编为第二十军团,汤任军团长,下辖第十三军、关麟征第五十二军、王 仲廉第八十五军。1938年3月,第二十军团编入李宗仁为司令长官的第五战区序列,与孙连仲的第二集 团军及其他部队,在徐州外围阻击进犯的日军。李宗仁组织台儿庄战役。汤恩伯部 配合守城的孙连仲部击溃进攻台儿庄之敌,取得了歼敌万余的胜利。5月24日,汤恩伯被任命为第二集团军总司令。

图片 30

不久,又改任第三十一集团军总司令,负责指挥张自忠及其他部队保卫郑州以南铁路沿线地区。随后参加了武汉会战和随、枣战役。 汤恩伯在抗日战争台儿庄战役中的并不存在着违抗军令、保存实力的问题!李宗仁在其回忆录中说:“二十四日.敌人开始猛烈炮轰我防御工事……汤军团仍在姑婆山逡巡不进,最后,我训诫汤军团长说,如再不听军令.致误戎机,!与照韩复榘的前例严办 汤军团才全师南下,然此时台儿庄的守军已伤亡殆尽 ……”“这是有关汤恩伯抗命不遵的最明确的记载,大陆史学界也基本沿用的主流说法。

图片 31

但笔者也注意到.有的史料(包括孙连仲及其部将的回忆)中,并术明确提及此事 ,从国民党军自己的战斗详报和战役总结中也很难看出汤恩伯有违抗军令、保存实力的蛛丝马迹;相反,这些资料给人的印象倒是汤部贯彻军令,全力赴战。

图片 32

回答:

李宗仁是地方军阀,属于桂系一派。汤恩伯毕业于保定军校,后为了攀上老将加入南京中央陆军军官学校(实际上就是黄埔军校),因此汤恩伯站在蒋介石这一边,属于中央军一派。
图片 33

汤恩伯与李宗仁的恩怨由他们的立场就已经决定了。与其说汤恩伯与李宗仁的恩怨,不如说蒋介石与李宗仁的恩怨,又或者是中央军与地方军的恩怨。
图片 34

汤恩伯与李宗仁第一次合作便已经互生怨恨,那是在台儿庄战役。淞沪会战之后,蒋介石将汤恩伯划拨给李宗仁指挥,当时汤恩伯是20军团军团长,人数超过7万人,且装备是国军中是最精良的,算得上是中央军的精锐部队。台儿庄战役,孙连仲部在台儿庄抵抗日军,此时汤恩伯若率领20军团从背后夹击日军,日军则必败。可是李宗仁多次命令汤恩伯夹击,汤恩伯却率领20军团七万人在姑婆山区游山玩水。
图片 35

汤恩伯与李宗仁的第二次恩怨是在解放战争时期。三大战役中,蒋介石的嫡系部队损耗殆尽,李宗仁趁此机会再次逼迫蒋介石下野,自个当起了代总统。李宗仁虽然是代总统,却依旧指挥不动汤恩伯。汤恩伯那时是京沪杭警备司令,手握四十五万大军,说白了汤恩伯就是蒋介石留下的一张牌,一方面把大陆的金银珠宝大量送往台湾;另一方面,防止李宗仁撤回西南。

(麦地传奇撰写)

回答:

1938年,国民革命军近三十万人与日寇约五万人在台儿庄进行了历时一个月的大战。在武器装备极不对等的情况下,最终自损约五万人,消灭日寇两万人,取得了抗战以来几次少有的大胜利。

在一些影视作品和相关的报道中,我们看到坚守在台儿庄的部队与日寇进行了浴血奋战,伤亡惨重。战区司令李宗仁多次命令汤恩伯的二十军团迅速向敌人发起进攻,但汤恩伯军团畏敌不前,始终不听命令。在前线守军几乎伤亡殆尽、敌我双方都已精疲力竭的最后关头,李宗仁再次严令:如再不听令进攻,将军法从事,按韩复榘前例严办。这时,汤恩伯才命令部队全力进攻,最终取得了台儿庄大捷。

图片 36

汤恩伯的二十军团下辖三个军,约7.2万人,装备精良。在当时国军中是战力强悍的精锐主力军,划归第五战区,归李宗仁指挥。在台儿庄守军伤亡惨重急需救援时,李宗仁在回忆录中提到:他严令汤恩伯军团迅速南下,夹击敌军。三令五申后,汤军团仍在姑婆山区,逡巡不进。以至最后在“如再不听军令,致误戎机,当照韩复榘前例严办”的严令下,汤军团才南下。

近年来,很多学者根据已披露的材料,对汤军团在台儿庄大战的日程进行了仔细的研究。结果显示,汤军团每日前进了40公里,如果考虑前后几天还与日寇交战,以及当时的道路、交通运输能力,这个进军速度与李宗仁“逡巡不进”显然是有出入的。再看一下战场情况,李宗仁30日时命令汤恩伯31日要到台儿庄。但日军的21旅团已在29日就已迂回到汤军团的后面。为了不腹背受敌,汤恩伯决定先围歼日军21旅团,并在向城地区反手一击,重创日寇21旅团。然后,又根据命令进军台儿庄,夹击濑谷集团,最终取得了台儿庄大捷。

图片 37

素有“小诸葛”之称的白崇禧后来也说汤恩伯在台儿庄战役中“用兵灵活,合适之处”。

台儿庄大捷后,汤恩伯与其部下85军军长王仲廉及11团团长陈林达一起获得了当时的最高勋章——青天白日勋章。青天白日勋章的获得是非常严苛的,能获得这一勋章,说明这三人也确实是战功卓著的。这也从一个侧面说明,李宗仁对汤恩伯的指责可能确实是有失公允的。

图片 38

作者:“小方说历史”团队

欢迎关注公众号“小方说历史”

雲绯历史号:故纸堆间

欢迎点赞和评论

回答:

个人很不喜欢汤恩伯这个人,虽然汤恩伯在抗日战争的时候确实立下不少战功,但此人受人诟病的地方也很多:他的军队在河南弄得河南人民民不聊生,河南人民以“水,害,蝗,汤”并称四害,汤恩伯的部队甚至逼得很多人民宁可投奔日军也不愿待在汤这里,这无疑是极大地污点;而后来他为了自己的权势出卖恩师陈仪,卖师求荣,使得陈仪死难,从品格上也可以说是小人一个。

但是汤恩伯对蒋介石忠诚,这一点也是他能被重用的原因;好了,既然汤恩伯对蒋介石忠诚,李宗仁又是蒋介石的政敌,那么汤李二人关系自然好不到哪里去。

到了民国后期,李宗仁是相当讨厌汤恩伯的,1949年1月21日,蒋发表文告宣布引退。代总统李宗仁对汤能否胜任表示质疑,在《李宗仁回忆录》中曾说:“汤恩伯当一师长已嫌过分,你(蒋介石)竟还把这种人引为心腹。”

他们的龃龉来自哪里呢?台儿庄!汤恩伯在台儿庄之战不服从指挥,拒不增援,使得李宗仁十分厌恶,汤恩伯的见死不救并导致川军,西北军,滇军大量伤亡,王铭章将军牺牲。

汤恩伯自己的下场也不好,解放战争中表现一塌糊涂,使得蒋介石不满;在河南扩军又引发蒋介石的猜疑,之后蒋介石就开始对付他了,孟良崮之战后。蒋介石竟当着众将领的面,勒令对孟良崮惨败负有责任的汤恩伯跪下,举起手杖就打,致使汤恩伯满头是血。

所以他去了台湾之后一直就没被重用,1954年,汤恩伯客死日本,下场凄惨。

本文由天津时时彩app下载发布于军事,转载请注明出处:汤恩伯和李宗仁究竟有着怎样的恩恩怨怨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