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系第七军为啥被围歼

白崇禧千算万算,就是没算到士兵和胜利对于一支军队的加成作用,这要是游戏,四野146师等于全员加了“荣耀光环”,虽然青树坪战役让四野吃了一个小亏,打残了146师,但是自己付出的代价也不小,付出了2000多的伤亡。

一个是因为李本一是白崇禧一手提拔,算得上是嫡系将领,将第七军交给李本一,白更放心;

1921年李部被陈炯明收编为“粤桂边防军第三路”,李宗仁任司令,实际上此时的李宗仁也不过只有一个营,也只是一个上校营长,却骤然窜为司令,不得不说让人惊掉下巴。

1938年8月,张淦驻防太湖时,曾于9月9日至10月15日与日军激战37天,成功打退了日军。11月,张淦率第七军随第21集团军进驻大别山地区,李品仙硬生生将这里打造成了一个稳固的根据地,这也让第七军少了很多与日军正面作战的机会。

回答:

五、第四旅旅长黄旭初,下辖两个团。

1947年第七军和第48军组成了第三兵团,兵团司令仍是张淦,张淦率领第三兵团在山东还和粟裕打了一场。当时张淦运气很好,他让第七军去攻沂水,粟裕想将计就计趁机用华野6个纵队吃了第七军,可是想法还没落实,第七军便已经攻陷了沂水。后来,张灵甫率整编74师攻向坦埠,此时张淦兵团的48军仍不知所踪,为了稳妥起见,粟裕只好放弃了围歼第七军的想法。

二、定桂军总指挥李宗仁(兼),参谋长黄旭初,第一纵队司令李石愚,第二纵队司令何武,第三纵队司令钟祖培,第四纵队司令刘权中,第五纵队司令何中权,第六纵队司令韦肇隆。

第7军是广西军队,也是第一支从两广出兵北伐的军队。当年,唐生智被吴佩孚暴打,抵抗不住,向广东国民政府求援。李宗仁当机立断,派出第7军钟祖培旅率先开赴湖南战场,成为第一支出兵北伐的英雄部队。在北伐战场上,第7军鏖战德安,击毙孙传芳部下第一悍将谢鸿勋。浴血龙潭,挡住了孙传芳部企图偷袭南京的计划。民国元老于右任先生亲自写诗赞美第7军打的这场战役:“东南一战无余敌,党国千年从此辞。”时任国民政府主席的谭延闿也写了一副对联,既赞此次战役的前敌总指挥桂系大将白崇禧,也赞第7军:“指挥能事回天地,学语小儿知其名。”

黄绍竑曾投入李宗仁麾下,然后拉走了李宗仁的两个营,将李气得不轻。黄后来组建了“广西讨贼军”,白崇禧是他的参谋长。

看四野亲历者回忆,南下后一直胜仗不断,所以部队心气很高,所以即使被第七军包围也没有慌乱,还敢于和第七军进行肉搏战。

九、第八旅旅长钟祖培,下辖两个团。

李宗仁之所以能够和蒋介石争锋,争夺天下,所依靠的当然是桂军,桂军又以第七军最为精锐,第七军又派生出第19军、第31军、第36军等部,第七军可以说是李宗仁最重要的家底。

在南下作战中和桂系交过手的四野高级军官,后来担任五十五军军长的白忠耀认为桂系军队战斗精神“顽固勇猛”,要超过新一军和新六军。

那边厢,这场战役让白崇禧信心倍增,觉得横扫天下的四野也不过如此。因此,他放弃了原来制定的全部撤入广西的计划,打算在湖南和我军打一场大仗,更好地鼓舞士气。他甚至对美国记者吹牛说:我也许打不过林的主力,但是斩断他的一根小指头,还是有把握的。在发现我军南下后,他急忙由耒阳、乐昌等地调兵加强衡宝沿线,企图迟滞我军南进。林总判断白崇禧有决战企图,遂令中路军停止前进,同时令西路军由芷江东进至宝庚、祁阳地区。

综合而言,白崇禧是聪明反被聪明误,他觉得可以坐收渔翁之利,其实不过是曹操骂刘璋的“守户之犬”而已,桂系这20万军队的本钱如果用在淮海可能会有奇效,但是等淮海战役结束大势以成,第七军连想围歼四野二流的146师都没办法做到。

张灵甫被围于孟良崮时,第七军曾奉命挥师解围,只可惜为我军所阻。

图片 1

1942年日军突袭大别山时,第21集团军总司令李品仙正好去了西安,于是让副总司令张义纯代行职权,可是因为张义纯是安徽人,所以指挥不动桂军,包括第七军,结果让日军轻易绕过了第七军和第39军的防线,一举拿下了立煌县。

说到底,“桂系第七军被围歼”这件事就应该怪白崇禧“色厉胆薄,好谋无断;干大事而惜身,见小利而忘命。”

不是蒋介石的中央军、嫡系部队,也不能说是杂牌军,第七军可是桂军精锐,是“李白”的起家资本,人称“钢军”,蒋介石想吃桂系,吃了几十年也没吃得下,怎么可能会是杂牌军?

原因虽然不愿提及,但是还是的说,靠人海战术以及运气成分居多。

但是,张淦却因祸得福地当上了第21集团军副总司令。

二、第一旅旅长白崇禧(兼),下辖两个团。

"川军 滇军 黔军是只羊,湘军是头狼,桂军是虎又是狼!"

图片 2

北方的兵身体素质本身就好,寒地黑土讨生活所养成的朴实彪悍也不次于吃苦耐劳的广西兵;再加上东北是最早解放最早进行土改的,所以思想意识也不差;还有接收和缴获的那些装备,再加一个猛人林彪在指挥;得势打失势,打桂系也好打到海南岛也好只是快慢迟早的事儿,没什么悬念。我小时候邻居有一个老头,声如洪钟腰板笔直目光如炬,听大人讲就是四野的老兵,从东北一直打到海南岛的,因为犯了什么错误被转业到地方当了工人的,可能是心有不甘或者是仗打多了吧,一点儿都不慈祥,我们小孩儿都怕他。

这个“钢军”可不是李宗仁自封的,也不是蒋介石一系封的,是孙传芳的五省联军第五方面军总指挥陈调元叫出来的。

这就导致在后面的衡宝战役里,“财大气粗”的四野一下子摆了十三个主力师与桂系第七军二个师鏖战,尽管衡宝战役中第七军表现不乏亮点,但是终究桂系底子远不如四野。

衡宝一役,李本一过于急功近利,又过于轻敌,所以匆匆开入战场,即遭到了我军的攻击,第七军一触即溃,然后便迅速撤退,在撤退过程中又被我军分段阻击。此一役,李本一仓皇逃出,副军长凌云上、参谋长以及两个师长被我军俘虏,第七军损兵折将,从此没了元气。

一、联军总指挥李宗仁,副总指挥黄绍竑,总参谋长兼前敌总指挥白崇禧。图片 3

李宗仁(左)与白崇禧在台儿庄

回答:

回到我们的问题——桂系第7军为何会被围歼?

十、第九旅旅长吕焕炎,下辖两个团。

白崇禧也果然上当,命令钢七军与四十八军进攻孤军冒进的四十九军,经过一番战斗之后,四十九军败退。白崇禧误以为四野已经元气大伤,便打算与四野在此地决战。当白崇禧感觉情况不对下令全军退回广西的时候,四野已经完成了合围。

第二场"龙潭战役"。七军同样跟打了鸡血一样,不惜一切代价,发动持续的猛攻,拼死占领南京城制高点——栖霞山。用七天七夜的时间,压制孙传芳,以少胜多,将其八万多王牌之师给活生生打散了。

提起地方军里的王牌,大家第一反应恐怕是北伐的两支王牌军——铁军第4军和钢军第7军。

图片 4

回答:

一个则是因为在张灵甫师覆灭于孟良崮之后,国防部追究责任时,李本一在白崇禧作出保证后站出来顶了包。李本一当时被判了3年,结果只被关了3个月便被放出来了,一出来马上成了第七军副军长,等到钟纪离任后,又马上接任了军长之职。

作者:民国史学者、专栏作家王凯

从陈毅元帅再到青树坪战役亲历老兵回忆可以看出,桂系军队以及第七军战斗力确实非同寻常,我们军史上说“146师伤亡877人,145师伤亡400多人”应该是缩小的伤亡的,真实伤亡应该在3000人左右。

李、黄、白三人联手,打得陆荣廷、沈鸿英满地找牙,终于底定桂系。

四、第三旅旅长刘日福,下辖两个团。

在解放战争中,桂七军组成了第三兵团,其一直被我人民解放军高级将领视为心腹大患,而桂系在大别山区给刘邓大军造成了不少伤亡,之后在“青树坪战役”中使得四野损失惨重,这也是四野打入南方首次遭受失利,也是解放战争中解放军的一次重大失利。后来在衡宝战役中,桂军被解放军四野十三个师围困,最后被歼灭。

问题:杂牌军里的王牌,桂系第七军为何被围歼?

六、第五旅旅长伍廷飏,下辖两个团。

图片 5

衡宝战役中,我军用近十倍于地方的部队,进行迂回包抄,在战斗过程中,桂系的小诸葛白崇禧,犯了自大的毛病,在第一时间未能进行撤退,而是打算以少胜多,在未摸清地方主攻方向的时候就发起进攻。

后来,李宗仁率领第七军由鄂入赣,箬溪、德安与王家铺三役告捷,打得孙传芳部找不着北,第七军也因此打出了威名,被称为“钢军”。

2.唐德刚 :《李宗仁口述历史》

杂牌中的王牌第七军,桂系这支精锐部队自成立之日起,便一路东征西讨,创下无数令人称赞的战绩。第七军之所以如此强悍,就在于这一支由三万广西人组成的部队纪律严明,就像是一把用玄铁打造的钢刀,无比的锋利。
图片 6

1949年10月,白崇禧将第七军调至衡阳、宝庆地区参加衡宝战役。

但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我军为了减少损失,四野判断白崇禧想在衡宝线上决战后,又改变战略,想诱使白崇禧部深入,于四日深夜和五日上午两次电令各穿插和迂回部队"即在原地停止待命""等候我兵力集结".。

第七军的覆灭,自然少不了说说第七军的最后一任军长——李本一。

如果把桂系第七军视为杂牌军里的王牌,我认为还是比较恰当的。众所周知,因为军阀割据的原因,国民党军队是分三六九等的,最嫡系也是待遇最好的,当然是国民政府的中央军,再其次就是桂军、晋绥军等大军阀麾下的部队,最惨的,就是随波逐流的小军阀或干脆失去首领的军阀部队,如川军、西北军等等。
图片 7

图片 8

国民革命军第七军是国民党新桂系的核心部队,是李宗仁、黄绍竑、白崇禧、黄旭初等人起家的本钱。桂系第七军作战剽悍异常,我曾听一位老干部谈起,解放战争期间他所在部队曾与第七军交手,曾吃过不少亏。我军一位高级将领也曾说过这样一句话:“黔军滇军两只羊,湘军就是一头狼;广西猴子是桂军,猛如老虎恶如狼。”图片 9

好在第146师总算发现情况不对,积极展开自救,抢占了几个制高点,边打边撤。最终在接应的第145师的配合下,在付出巨大伤亡的情况下,撤出了包围圈,代价是阵亡877人,伤2000余人,可谓元气大伤。前来接应的第145师也付出了极大伤亡。这场战役是我军渡过长江以后,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败仗,教训深刻。

回到最初的问题“桂系第七军为何被围歼”,这真不怪具体指挥和作战,毕竟本钱就那么一点,别说被包围,就是青树坪战役这种“胜仗”多来几次,第七军和桂系都受不了了。

图片 10

八、第七旅旅长胡宗铎,下辖两个团。

1926年的北伐战争中,革命意志坚定、士气高涨的北伐军,仅靠10万大军,以少胜多,迅速击败了总兵力高达40万的吴佩孚和孙传芳,饮马长江,取得极为辉煌的胜利。北伐军中也涌现出无数支英雄部队,除了最著名的“铁军”第四军之外,还有一支军队表现丝毫也不逊色,那就是有“钢军”之称的桂系第七军。
图片 11

回答:

第三兵团司令张淦也在指挥部——图书馆,被我军俘虏。

七天后,李本一被我军捉获。

回答:

图片 12

白崇禧在双方一接触,就知道上当了,果断后撤,并没有进圈套,四野苦等无果,一直到次日凌晨才开始追击,但是敌人已经跑远了,但是值得庆幸的是,135师没有按原计划停止前进。

1949年初,由于国共和谈再次破灭。解放军的200万大军随即发动渡江战役,如树风扫落叶之势扑向南方。眼见国民党的败局已定,但老奸巨猾的蒋介石仍想放手一搏。为此,蒋介石把扼守湖南的重要任务交给了桂系的白崇禧。
图片 13

第七军的前身是李宗仁、黄绍竑、白崇禧领导的定桂讨贼联军,当时这支部队的编制如下:

“两广军队是很顽强的,是蒋军中战斗力最强的,硬不缴枪。真是蛮子蛮打,非打死不缴枪,伤兵还拿枪打你……”

从蒋桂战争到中原大战,第七军也是李宗仁能够屹立不倒的根本。

图片 14

李宗仁于1913年从广西陆军速成学堂毕业后曾到南宁将校讲习所任职,在讲习所停办后回向种田,好在后来经朋友相劝去了桂林省模范小学高级班任军训教官,随即经同学朱良祺介绍入滇军第4师任职,1916年又经同学李其昭介绍入林虎部步兵第7旅第13团第2营任职,总算从滇军转回了桂军,踏出了崛起成为桂系巨头的第一步。

回答:

第七军的前身是李宗仁、黄绍竑和白崇禧率领的定桂讨贼联军。1926年3月26日,先后击败陆荣廷、沈鸿英、唐继尧等部,一统广西,成为广西的统治者后,李宗仁、黄绍竑等人的定桂讨贼联军被整编为国民革命军第七军,下辖九个旅。李宗仁担任军长,黄绍竑任党代表,白崇禧则是参谋长。
图片 15

回答:

总体来说,第7军确实是一支劲旅,在北伐战争和抗日战争中,他们浴血奋战,为中华民族的崛起和复兴,立下了赫赫战功。但是,当他们战到人民的对立面时,曾经的辉煌就不再出现了,取而代之的是兵败如山倒。第7军的经历,还是验证了那句名言:决定战争胜负的,不是先进的武器装备,而是民心。

李、白和二黄领导这支部队南征北战,统一了广西,新桂系走上了中国政治舞台。两广统一后,广西部队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七军,这是第七军这个番号正式使用。第七军全军共辖九旅二十一团,编制如下:

同年7月份,北伐战争爆发后,第七军第一、第二、第七、第八旅随李宗仁参加北伐,剩下的五个旅则由党代表黄绍竑指挥,留守广西。李宗仁率四个旅组成的第七军,在北伐战争中屡克强敌,战功显赫。1927年,第七军被整编为四个师,而后,第二师被扩变成了第19军。1928年11月,第七军编号被撤销,原第七军被缩编为第四集团军第二师。
图片 16

第一场"贺胜桥战役"。七军与叶挺军队并肩作战,向吴佩孚精锐之师发起冲锋,这场战役打出了血气,吴佩孚也是狠人,用刀就看下了7颗团长2颗旅长的头,可见战斗火爆程度,在彼此对峙的时候,七军更是暴脾气,直接向敌人火力密集的地方就开始发起冲锋,最终导致吴军打败,溃散而逃。

只可惜曾经创造了如此多辉煌战绩的钢七军,在面对林彪指挥的四野的时候,还是土崩瓦解。当时蒋介石的中央军已经元气大伤,而地处西南的桂军还是兵强马壮。白崇禧指挥20万桂系大军盘据在湘桂一带,妄图阻止四野继续南下。

1938年徐州会战时,第七军军长周祖晃因指挥不力被撤职查办,随后第21集团军参谋长张淦升任第七军军长。此后,张淦率领第七军参加了武汉会战、随枣会战、枣宜会战等诸多战役,只可惜没有打出曾经的“钢军”的威名,这或多或少也与张淦的能力有关。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白崇禧被命运给捉弄了,还是未能跑出包围圈。

“他们的战术好,可是纪律很坏……我们消灭他一个营,要伤亡四五百人;消灭他一个团,要伤亡近千人,非常吃劲。”

图片 17
在北伐战争中,国民革命军第7军、第4军、第8军作为北伐军主力,先后消灭了吴佩孚的20万主力与孙传芳布防的10万大军,为国民政府占领江西、湖南、江苏等地立下了汗马功劳。比如在“贺胜桥战役”中,第7军与叶挺独立团并肩作战,击杀了吴佩孚的副官。在“龙潭战役”中,也是第7军拼死冲锋,攻占栖霞山,最终击溃孙传芳的数万大军。
图片 18

桂系的第7军就是民国时期有名的“钢7军”,也是李宗仁与白崇禧的看家部队。在被国民党中央军称为杂牌的桂军之中,特别擅长山地战和夜间战的桂系第7军无疑是杂牌中的王牌。这支军队从珠江流域打到长江流域,又转战南北,被蒋介石贯以“钢军”的名号。然而,正是这样一支顽强的地方部队最终也落得个被围剿的命运。那么,第7军的兴衰史是怎样的呢?
图片 19
李宗仁、白崇禧三人于1925年统一了广西省政过后,随即与广东国民政府开始协商北伐事宜。当时,才新组建不久的桂系第7军被编入国民革命军第7军的序列,编制为9个旅、18个团、2个独立团、1个新兵团。1926年的7月,第7军抽调了12个团进入湖南作战,只留下8个团守卫广西本土。

白崇禧突然将第七军交给李本一,不得不说是一个错误的决定。可是,号称“小诸葛”的白崇禧为什么要将第七军交给李本一呢?

博白一役,被称为“钢军”的桂系第七军全军覆没,成为过去。

这两场硬站也打出了七军王牌的风格,让其开始享誉全国。

回答:

图片 20

而这桂七军,在国民革命时期便是主力军,在北伐时期的贺胜桥战役中,桂七军联合叶挺独立团大败北洋直系大将吴佩孚的精锐,使得这位登上美国时代周刊的枭雄走下了人生的巅峰,结束了这位常胜将军的政治生涯。而在与另一个军阀孙传芳的战斗中,桂七军以少胜多,杀的孙馨帅六万大将尸横遍野,这足以说明其强悍的战斗力。

图片 21

3程思远:《白崇禧传》

三、第二旅旅长俞作柏,下辖两个团。

陆荣廷曾想用李宗仁去打黄绍竑,可是还没等李、黄打起来,陆便与沈鸿英在桂林打了起来,经此一役,陆、沈两人变得极为虚弱。趁此良机,李、黄、白三人于1924年联合组成“定桂讨贼军”,李宗仁任总指挥,黄绍竑任副总指挥,白崇禧则任总参谋长。

在整个衡宝战役中,解放军动用了2.5倍于敌的优势兵力进行迂回包抄,并利用白崇禧盲目自大的缺点,最终歼灭桂系近5万人,其中的第7军更是几乎全军覆没。曾经声名鹊起的桂系第7军经过此次打击以后,名存实亡,一蹶不振。同时,解放军也通过此战基本上完成了解放湖南的目标,并打开了进军广西的门户。

蒋介石宣布北伐后,李宗仁调4个旅入湘作战,以夏威为第一路指挥官,指挥第1旅和第2旅;胡宗铎为第二路指挥官,指挥第7旅和第8旅。

图片 22

在解放战争初期,早已“声名鹊起”的第7军也曾经让解放军战士吃到了苦头。在1946年的泗县战役中,山东野战军联合华中野战军向国民党第7军的172师发起猛攻。战斗虽足足打了二天,但由于桂军表现出的惊人战斗意志,山东野战军在付出了伤亡7000余人的代价后也未能攻克泗县,最后只能执行战略撤退。

1924年12月,李宗仁的定桂军改为第一军,黄绍竑的讨贼军改为第二军。

图片 23

另外,亲历过青树坪战役的四野老兵回忆说本来以为桂系士兵和一般国民党军差不多,只要不害怕,冷静应对就能让桂系知难而退,自己撤退,而且自持自己这边都是山东、东北兵,人高马大就算肉搏也不会逊色于对方矮个子南方兵。结果没想到桂系第七军和普通国民党军不一样,特别凶悍而且敢于拼刺刀,后来两边都打出真火,不在意生死,而是一定要置对方于死地。

百万大军渡过长江后,第七军在浙赣战役被击败,随即,在衡宝战役中被第四野战军大部全歼。虽然第七军残部在广西再次重组第七军。但是,毫不意外的,该军依然在广西战役中被彻底歼灭。桂系第七军随着桂系,彻底结束了它的历史。

回答:

第七军在北伐战争与抗日战争越战越勇,被世人冠以“钢七军”的称号,由此可见这支部队的战斗力是多么无比的强悍。
图片 24

战斗进行到9月11日时,四野已经将桂系第7军的171师、172师和第48军的138师、176师共4个师全部歼灭于祁阳以北地区,缴获了大炮了400余门,轻重机枪1200余挺,长短枪1.5万余支、战马1100余匹、汽车270余辆,各种枪弹、炮弹140余万发,并且解放了新宁、宝庆、隆回等广大地区。
图片 25

三、讨贼军总指挥黄绍竑(兼),参谋长白崇禧(兼),第一纵队司令俞作柏,第二纵队司令伍廷飏,第三纵队司令夏威,第四纵队司令蔡振云,第五纵队司令吕焕炎,讨贼军除此之外还有六支游击部队。图片 26

桂系核心人物黄绍竑

不过,在蒋桂战争爆发后,失败的李宗仁重回广西,并将留守广西的残部整编为第八路军,下辖的唯一一个军,就是第七军第七军再次出现在桂军序列,此后,第七军就再未被撤销。第七军先后参与了中原大战、两广事变、抗日战争中的淞沪会战、徐州会战、武汉会战、枣宜会战、长沙会战、常德会战等多场对日作战。一直是桂系战斗力最强劲和精锐的部队。
图片 27

国民党数百万的军队中,除了蒋介石嫡系的中央军,其他军队都可称为杂牌军。但是,虽然都叫杂牌军,但是彼此之间战斗力却天差地别。桂系起家的第七军,就是杂牌军中战斗力最强的一支。

图片 28

七、第六旅旅长夏威,下辖两个团。

而在抗战中,桂七军在桂系首领李宗仁、白崇禧的指挥下参加了淞沪会战、徐州会战、武汉会战等等重大战役,也正是在这些血战中,流传出了这么一句话:“川军滇军黔军是只羊,湘军是头狼,桂军是虎又是狼”,因而桂七军又被誉为虎狼之师。

第7军就是大名鼎鼎的"广7军",号称"钢7军"! 是李宗仁 白崇禧的看家部队。其享誉全国的著名战役有两场。

至于为什么没有执行命令,后来报刊上是这么解释的:四野第45军135师当按原计划在强行军途中,并没有接到野司和兵团的电报,竟然前进160多里,到达了灵官殿地区,正好在白崇禧部后撤的必经之地。

解放战争爆发后,配合蒋介石全面进攻解放区的第七军,一直在山东、江苏等地作战,并曾参与了孟良崮战役。1949年,不甘心失败的李宗仁、白崇禧等人试图阻挡解放军百万雄师过大江,而他们的底气,就是包括第七军在内的几十万桂系大军。然而,此时已经彻底失去民心的国民党败局已定,纵使第七军如何精锐,也不过是螳臂当车。
图片 29

后来,青树坪一役,第七军阻击林总所部钟伟第49军,让我军遭受了重创。

“许述工作室”核心成员查佳峰主答

对于一个步兵师来说,伤亡了3000多战斗人员应该算得上伤筋动骨了。(大家不会以为一万人的步兵师就有一万步兵吧),而对于桂系第七军来说伤亡2000人也不是一个小数目。

1926年3月26日,李宗仁将第一军、第二军合编为第七军,辖9旅、21团及炮兵营和工兵营,兵力4万余人,李宗仁自任军长。

解放军战争末期,国军在各个战场接连失利,已经处于大势已去的边缘。同年8月,国民党元老程潜和黄埔一期生陈明仁将军在长沙发动起义。由于在准备工作上的不太充分,导致陈明仁指挥的第1兵团出现了大规模哗变,大批哗变的士兵企图从湖南逃往两广。这种情况下,先期赶到的我四野部队对这些叛军展开了追击,特别是第49军不待友邻部队到达指定位置就一路穷追下去。第49军这么干并没有实现请示上级,而上级的态度不同。第13兵团默许了,而林总得知后,考虑到当面之敌是桂系主力第3兵团(下辖两个军,即第7军和48军),战斗力强悍,便下令第49军切实查清情况,不得盲目前进。不过,这一命令传到第49军时,该军的先头师第146师已经过了永丰,到达青树坪。

当白崇禧发现正面扑过来的兵力极其强大,不是四野的先头部队,而是四野的主力部队后,知道大事不妙,匆忙指挥部队后撤。这回,上次因为接应第146师而付出不小代价的第145师立下了头功,他们在灵官殿挡住了桂系军队5个师的狂攻,死死钉在自己的阵地上,让桂系军队动弹不得。最终,四野主力把包括第7军军部和第7军171、172师,以及第48军138、176师合围于祁阳以北白地市、黄土铺地区,激战一天,把他们彻底歼灭,第7军末任军长李本一被俘。桂系两大王牌主力至此被消灭,曾经威名赫赫的第7军也走到了末路。

这句话,应该很多人都听过,当时很流行的一句谚语,可见桂系军阀的勇猛,但是为何被围歼了勒?

抗战期间,第7军更是战功赫赫。淞沪血战,第7军虽然不是最早赶到战场的,但却是战斗意志最坚决的部队之一。广西子弟兵冒着日军的漫天炮火,喊着“丢他妈”的口号,对日军发起一次又一次排山倒海般的进攻,付出极大的伤亡,也令日军为之胆寒。第171师511旅旅长秦霖阵亡,第170师510旅少将旅长庞汉祯阵亡,牺牲兵员达三分之二。在之后的撤退中,第7军转战吴兴,第172师副师长夏国璋于吴兴阻击战中阵亡,1043团长韦健森阵亡,1016团代团长谢志恒阵亡,第7军的广西子弟兵用鲜血和生命捍卫着中华民族的尊严和广西人的骄傲。整个八年抗战期间,第7军作为地方军中的王牌,从来没有丢过中国人和广西人的脸面。

回答:

果然,白崇禧第一时间发现了孤军深入的146师,于是调集第7军的第171、172师,配合正面第46军,从两翼包抄第146师。此时已经,处于危险之中的第146师居然对自己的困境一无所知,还在勇敢往前再往前,终于彻底掉进白崇禧设下的圈套,被团团围住。更要命的是,第146师的电台也成了问题。第49军军部和第13兵团兵团部几乎每半小时呼叫一次第146师,想提醒他们情况危急,但所有的呼叫都如石沉大海,毫无音讯。

李本一虽然作战勇猛,指挥果敢,可是他的指挥水平毕竟有限,青树坪一役多少有些运气使然。

就算最后桂系第七军172师一个成建制的团以及138师师部和一个团顺利突围也挽救不了桂系最终覆灭的结局。

此后,第七军再无辉煌。

徐悲鸿笔下的《广西三杰》,画中右边是白崇禧,中间是李宗仁,左边是黄旭初

李本一率领第七军残部逃回广西后,虽经整顿,但是11月又于博白遭到了我军的围歼,李本一趁乱逃脱。

图片 30

四野在经历了三大战役之后,兵器装备已经提升了一个档次,换上了美式装备,人数也暴涨到了50万人,从兵力上来说占绝对优势。林彪害怕白崇禧率领桂军撤入广西十万大山,想要一举歼灭桂军,因此故意让钟伟率领四十九军孤军冒进,目的就是吸引白崇禧。
图片 31

最后这位老兵回忆说,他参加过抗美援朝,他感觉美军都没有桂系军队这么凶悍。

最后,李宗仁指挥第七军与第四军等部联合作战,只用了20天便打到了武汉。

我看不少回答似乎都在贬低桂系第七军战斗力,实话实说,虽然我反对盲目吹嘘桂系,但是我同样也反对盲目贬低桂系战斗力。

当然,第七军伤亡按照四野老兵回忆来看,也少不了,至少2000人以上的伤亡。

此后,第七军在李宗仁领导下参加了北伐战争、宁汉战争、蒋桂战争、中原大战和抗日战争,因能征善战而被誉为“钢军”。解放战争爆发后,第七军与解放军屡屡交手,最后在衡宝战役受到重创;1949年底,国民党政权大势已去,第七军残部退入老巢广西,解放军二野陈赓兵团和四野第四十三军尾追而至,在广西博白一带将第七军全歼。

桂七军是中国军人的典范,他们在北伐和抗日中的英勇我们不能忘记,但是为了国民党的独裁而战注定会失败。

后来,李宗仁率部参加了第一次粤桂战争,由此结识了黄绍竑与白崇禧。

桂系第七军就是大名鼎鼎的“钢七军”,李宗仁、白崇禧的看家部队,比起蒋介石的五大主力也毫不逊色,甚至比蒋介石的嫡系部队组建更早,从北伐时期、到抗日战争时期,可谓是战功赫赫,后来被我人民解放军消灭。

不过,青树坪战役也说明一个问题,就是白崇禧在内战中故意保存实力,保存到最后,我军士气高涨,一个四野二流的145师(原身是北满独5师,地方部队升格,典型的二流部队)就能让第七军打出“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战斗出来。

谁说第七军是杂牌军?

陈毅元帅在1948年1月华东一年以来自卫战争的初步总结里专门提到了桂系战斗力,对桂系军队军事素养和糟糕的军纪都是记忆犹新的。

事实上桂系国民党军战斗力无论是粟裕大将的华野还是林彪元帅的四野,评价都非常高的,甚至是高于蒋介石的中央军。

从陈毅元帅这段总结就能看出,桂系军队战斗力是非常客观的,用陈毅元帅的话说,基本上能和华野打出1:1的伤亡来,当然,我个人觉得真实的交换比可能比1:1还有厉害。

1926年8月,蒋介石召开军事会议,李宗仁在会上主张趁吴佩孚疲于奔命于南北两侧之机,攻取两湖。当时,蒋介石的俄籍军事顾问加伦将军曾问李宗仁,你主张进攻武汉最力,你估计要多少天我们革命军才能打到武汉?李宗仁想了想,说要20天。这可吓到加伦了,因为在他看来想要打到武汉怎么也得40天,为此他和李宗仁打赌,赌注是两打白兰地。

图片 32

当年的9月,解放军4野与桂系主力在湖南衡阳和宝庆一带展开激战。战前,白崇禧过高地估计了自己的实力,认为自己掌握的20万桂系精锐足可与林彪的四野一战。殊不知这正中林彪的下怀,林彪指挥肖劲光、程子华、邓华、陈赓、杨勇分兵进军,准备以优势兵力包抄桂系。

桂系巅峰时期,势力范围从广西延伸到山海关,这一切可谓是始于第七军。

1.《国民革命军第7军军史》

图片 33

一、军长李宗仁,党代表黄绍竑,参谋长白崇禧。

李本一此人没读过书,但是打战勇猛,右手三根手指在作战中被打断,所以得了个“死打烂打”的绰号,不过他也因此颇得白崇禧的赏识,李本一能坐上第七军军长的位置,也是因为白崇禧,后被白崇禧保送到军校学习。

另外军部还直辖独立第一团、独立第二团、入伍生团以及炮兵营和工兵营。图片 34 1940年代末期的李宗仁(右)和白崇禧

这是张淦军事生涯中的耻辱,更是第七军军史上的耻辱。

本文由天津时时彩app下载发布于军事,转载请注明出处:桂系第七军为啥被围歼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